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长征出了个毛泽东
作者: 本站 来源: 本站 时间:2015年04月27日 字体:[] 留言
  长征出了个毛泽东
  ――纪念长征70周年和毛逝世30周年
  一、长征与毛,毛与长征
  长征是英雄的雄浑赞歌,是人类精神的完美结晶;是无数英雄用鲜血和心志书写的一首人类历史上空前悲壮的史诗,和一幅超迈千古的壮丽画卷。红军的英雄们,使不可能成为可能,变绝望为希望,从垂亡走上新生。毛泽东是英雄中的英雄。是他,领导了长征;是他,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共,挽救了中国革命。长征成就了毛的不世功业。长征与毛,毛与长征,是历史的孪生儿;没有长征,就出不了毛,没有毛,长征也不可能取得胜利。今年,适值长征70周年和毛逝世30周年,鉴于当前毛的英雄形象和长征体现的刚毅尚武的民族精神,受到人欲横流的拜金主义的严重腐蚀,所以深受长征之惠的我们这一代,更应抚今思昔,重温反思一下长征的历史,发扬不朽的长征民族精神。重温反思,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一个是长征前,红军是如何陷入绝境;一个是长征期间,毛是如何使红军绝处逢生。
  二、留苏洋共当起了家
  历史的道路是曲折多变、吊诡反复的,甚至有时是令人啼笑皆非的。1930年代初期长征前後江西苏区的历史,就是最好的例证。
  当时,正当毛和他的亲密战友朱德统帅的工农红军在江西苏区击败了蒋的四次围剿战争,不断成长壮大的时候,却从遥远的莫斯科共产国际吹来一股强大的政治寒流;从1930年初起,一批28个二、三十岁初出道的中国布尔什维克奉共产国际之命,陆续回国,参加中国革命。这本来是件大好事,但是他们回来是指导革命,不是作为一名革命的小兵参加革命。在共产国际代表米夫的主导下,纷纷进入中共中央,并将他们的代表人物两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王明(陈绍禹,1904-1974)和博古(秦邦宪,1907-1946)推上了最高领导岗位。然後逐步将他们的势力扩张至全国各地的苏区,当然更是包括江西苏区。真是平步青云,少年得志!
  自从反传统的五四运动为欧风美雨推波助澜以来,东西洋留学生一回国就成为中国党政军学各界的头面人物。流风所至,博古和他的留苏同学们一下子成为新贵,并不令人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就是发觉了,也只能顺着大流。
  但是,他们面临的历史任务却是极其严峻的,他们的资望,他们的洋学识,他们对中国革命现实的理解,能够承担这副历史的重任吗?
  残酷的政治现实立即把这批新贵推到了历史的前沿。随後的两三年里,蒋介石加紧清洗和镇压上海革命势力,这批新贵寄身的上海中共中央,东躲西藏,无法立足,不得不转移至毛的地盘江西苏区。然而,他们是党中央,他们理所当然地反客为主,凌驾江西苏区之上。这时的王明已随米夫去了莫斯科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临走前指定他的亲信博古为接班人,坐上了中共的第一把交椅。
  这时,他才24岁,但历史却错误地让他手里握有共产国际的尚方宝剑,大有真理在此,舍我其谁的君临气慨!为了树立他的绝对权威,原来苏区的权威,已届不惑之年的江西苏区缔造者、党军元老毛泽东和他忠实的追随者,当然是挡路石,必须排除。不止是排斥他的人身,更重要的是,必须清洗他的军事路线和思想,代之以他们从莫斯科引进的一整套未经论证和实践检验过的马列理论和苏联的革命经验。
  江西苏区随之弥漫着一股「顺我者上,逆我者下」、「以俄为师」、「全盘俄化」的寒流。毛是个道地的农民土共,无论在年龄上、学历上、革命资望上,同这些少不更事的新贵,都很少有共同语言。所以毛在长征前後命定要遭到打压的政治厄运。在1932年10月12日的宁都会议上,留苏洋共尖锐地贬斥毛泽东的游击战和运动战的战略战术是土法子,过时落后,解除了他的兵权。此后一直到1935年1月中旬遵义会议的两年多时间里,也就是红军多灾多难、几乎惨遭灭顶之灾的岁月里,毛再没有碰过枪杆子。
  他的利剑被封藏了!他,一个被迫靠边站的文人书生,只好又重操旧业,拿起了早年的笔杆子,隐居在瑞金山中的一座寺庙里,总结反思历次反围剿战争的经验;但他并没有消极地与世隔离,而是积极地从事实地的农村调查并密切注视党内的动态和分析当前的革命形势,耐心地等待时机。
  三、请来了洋军师
  1933年正当蒋介石积极准备规模最大的第五次围剿军事行动的前夕,中央苏区的首要工作当然也是在准备反围剿战争,军事压倒一切。然而,负总责的第一把手博古由于自己完全是个军事的门外汉,根本不知道怎么打仗,但却又阴差阳错地掌握了枪杆子,只好要求共产国际派来一名德国籍的军人,奥托?布劳恩(Otto Braun,1900-1974,中文名字叫李德的职业军人)当他的军师,军事顾问。因为在博古的眼里,李德这个职业军人,深受斯大林赏识、具有苏联培养高级军事指挥官的伏龙芝军事学院的骄人学历,并且又有丰富的实战和地下革命斗争经验;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个出色的街垒战的专家。这些军事资历,在唯苏联是尚、一切听命于共产国际的博古的眼里,都是他和他那一帮28个布尔什维克同志们所缺乏的。
  然而,共产国际明确交付给李德在中国的任务本来只是一名备供提出咨询意见的军事顾问,不得对红军直接发号施令。然而,博古却一个人自作主张,轻率地把指挥红军的帅印交到一个才到中国不到一年,一个对中国国情、中国革命历史、中国的山川形势和民情风俗,一无所知、方过而立之年的德国人手里,虽然他满怀国际主义的热情和牺牲精神,虽然他确有帮助中国革命的诚意。
  博古的错误决定,几乎葬送了红军和中共,断送了中国革命。历史老人,真是同红军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四、洋军师的法宝灵吗?
  将,是点了,帅也拜了。但是,这些只是个名义,李德有没有真本领还得在战争中检验;他不仅要通过博古这一关,更重要的是,必须要通过蒋介石那一关,必须解答蒋介石出的难题。而出这道难题的人,竟然也是个德国军人,一个希特勒特别郑重推荐给蒋介石的资深军事顾问汉斯?冯?赛克特。这个赛克特可大有来头,出身于普鲁士贵族,骁勇善战,战功卓著,曾经当过德国的陆军总司令,官至一级上将,在德国军界享有盛誉。现在虽然退休了,但是他的资望、军事阅历,却仍然闪闪发光,丝毫没有过时。
  而李德最高只当过骑兵团团长。两军交战,勇者胜,但智者更操胜算,因为最终较量的是统帅和军师的智慧、谋略、经验和指挥艺术。博古,虽然熟读马列经典,但对兵学却一窍不通,也没有实战经验;他的对手蒋介石(1886-1975),年近知命,却是国内激烈复杂的政治和军事斗争的老手,又手握全国的军政财经大权。
  军师李德,也是红军实际上的统帅,无论就年龄、资望、军事理论、实战经验、指挥能力而言,说他是赛克特的一名後辈和学生,毫不为过。据说宋美龄听到李德拜帅这个消息後高兴地说,他同我们赛克特将军相比,真是「不啻小巫见大巫!」蒋介石也庆幸地笑着说,学生怎么能够打败老师呢?并且极尽揶揄、语带鄙夷地说,「这个少不更事的博古,竟然重用李德,证明他很幼稚,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娃娃,真是天助我也!」蒋似乎已胜卷在握,而他的对手博古却还在盲目地乐观哩!
  赛克特围剿红军的锦囊妙计,可简称之为「堡垒战主义」和「阵地战主义」,也可归纳为十六字真诀: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修堡筑路,逐步推进。其精神在于主动地打一场「围而歼之」的消耗战。蒋即按此妙计布阵,对苏区进行规模最大的第五次围剿战争。
  李德的良策妙方竟然也是「堡垒战主义」和「阵地战主义」,也可归纳为十六字真诀:修堡建垒、固守阵地、短促突击、力求自保。其精神是被动地打一场「拒敌人于国门之外」的消耗战。博古只有听之任之,放手让李德按此良策进行第五次的反围剿战争。
  赛克特和李德两人的攻守谋略,所依据的都是当时德国、西方和欧俄流行的、需要有强大科技和经济实力为后盾的阵地战和堡垒战的现代战争理论、战略和战术。他们来自工业化的欧洲,制定出这样的战略战术,完全是可以理解的。问题在于博古对李德制定反围剿的谋略完全缺乏判断力和决策能力,竟然把一套「削中国之足,适欧俄之履」的洋军事理论奉为金科玉律。君不见,为了证明他对李德良策妙方的充分信任,还特别向当时在瑞金出席中革军委会议的红军和党的领导人毛泽东、刘伯承、洛甫、项英、王稼祥、邓发、凯丰等(这时,周恩来、朱德、彭德怀、林彪等高级将领正在前线指挥反围剿战斗)郑重推介,赞誉李德的十六字真诀是粉碎敌人第五次围剿的「法宝」。
  究竟是克敌制胜的「法宝」,还是葬送红军的「魔咒」?只有――而且只有――用战火和鲜血来检验了。
  五、广昌惨败
  检验李德法宝的两场决战先后爆发了,一个是攸关第五次反围剿胜败和苏区存亡的广昌决战;一个是攸关撤出江西苏区、进行战略大转移成败的湘江决战。
  先说广昌决战。1933年10月蒋发动第五次围剿,为了确保此战必胜,事先在江西苏区周围修建了数千公里的军用公路和为数多达14000多座的钢筋水泥碉堡,相当于修建了一道坚固的长城,在江西苏区撒下了天罗地网;然后逐步由外向内压缩推进,将网逐步收紧,以期最终能够像坚硬无比的老虎钳一样,夹杀红军。
  这样的部署,显然是赛克特汲取了前四次围剿战争中败于毛游击战和运动战的惨痛教训而为蒋谋划的。可是,蒋后来才知道,当时他的对手已经不是毛泽东了。
  1934年4月10日,蒋介石令陈诚亲率10个精锐步兵师,一个炮兵师,分东、西两个纵队,向苏区的北大门广昌推进,直指瑞金。为了保卫瑞金,李德决心在这里与来敌大打一次主力对主力、阵地对阵地的大决战。遂急调红一(林彪)、红三(彭德怀)、红五(董振堂)、红九(罗炳辉)四个军团,集中广昌,而且博古还下达「誓死保卫广昌」的政治训令,展示决心。
  广昌位于盱江两岸,四周全是高山,开阔地不到10公里,易守难攻。但是陈诚的进剿军,一面用猛烈的炮火为大军开路,一面每天派出三、四十架飞机轮番轰炸。敌人每推进四五里就停下来修筑碉堡防守,然后后续部队梯次推进。就这样,10个精锐步兵师逼近广昌城下。
  红军的简陋堡垒,在大炮、飞机的轰炸下,纷纷化成灰烬。敌军的坚固堡垒,由于红军没有重武器对之轰击而完好无损。至于李德的看家法宝「短促突击」,蒋军的大部队尽量避免暴露在碉堡和公路之外,只有在重炮、装甲车和飞机的掩护下,才向前推进,所以也派不上用场。更令红军指战员恼怒的是,那些服从命令、坚决执行「短促突击」战术的红军战士,还没来得及冲出堡垒时就被猛烈的炮火和频繁的飞机轰炸,活活埋葬在自己的堡垒里了。结果,生还者寥寥。「短促突击」的法宝不但没有杀伤敌人,反使红军自己遭殃,法宝竟成了魔咒。
  指挥这样一个敌我实力悬殊的战争,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指挥官都知道是绝对打不赢的,必须当机立断,撤出危城,减少伤亡。所以,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忧心如焚地向来到广昌前线的李德大胆地建议说:红军简陋的土木石堡垒根本无法抗御敌军大炮飞机的密集射击轰炸,所以广昌绝不能誓死固守。如果一定要坚守的话,少则两天,多则三天,三军团的12,000人必将全部牺牲。然而,李德却充满信心地对旁边的博古说,「我倒要看一看他蒋介石的攻势厉害,还是我红军的防守厉害。」也就是说,要看看究竟那家的法宝厉害。
  残酷无情的战火将李德的符咒焚为灰烬!十五天後,坚守广昌阵地的红军弹尽粮绝,危在旦夕。李德这时居然还想困兽犹斗,祭出他的看家法宝――他所擅长的巷战,妄想同敌人在广昌城里打巷战。幸好没有成为事实。
  4月27日深夜,红军被迫弃守广昌,次日陈诚大军随之占领。一场惨烈的较量,以红军的惨败告终,为此付出了5500多名指战员宝贵生命的沉重代价。
  毛泽东早已预知此战必败、并且一再告诫博古、李德务须避战。果然,让他不幸而言中!
  这个战果就是赛克特为他的德国後生所打的惨不忍睹的成绩单!相较于毛指挥的前三次反围剿战争(第四次反围剿战争,虽然是周恩来和朱德指挥的,但仍然用的毛的战略战术)的骄人的成绩单――苏区扩地10万平方公里,人口增至3百万,红一方面军多达10万之众――反差是多么强烈啊!
  六、小结: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1936年2月,也即在毛走出大草地,走进陕北与陕北红军会师後的四个月左右,毛在东征路上适逢大雪有感而发,写了著名的〈沁园春〉。全词气魄雄浑,意境高远,充满自信、自负和对自己的期许。这首词充分反映了毛在长征後的心境;他变了,他从一个红军和中共的领导人,期许向往作为新中国的开国领袖,而与中国历代的开国君王「试比高」;不止如此,他还含蓄地期许自己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风流人物。其中最后一句「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是以词抒情言志,简直就是夫子自道;一个率领红军,完成「三皇五帝至今,人类从来没有过的长征」的人物,怎能不是一个旷古未有的风流人物!
  秦始皇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动乱、大变化的时代,所以秦始皇才认为他自己「功高三皇,德盖五帝」,单单是皇或帝,已经无法概括他的不世功业,所以称自己为皇帝,也就是把三皇和五帝加在一起,才能体现其不世的功业。套用毛词,这就是当时秦始皇的「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心境。
  当然,诚如一些毛诗词的注释家所说的,这绝不是说,毛有称王称帝的封建思想;而是说,历史把他推上了一个比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更高一层的历史挑战。他暗示,经过长征血与火的洗礼後,他自信已具备了开创超迈前人功业的品质、信心和能力。
  他的品质是解放被压迫人民的高尚革命品质,抓枪杆子是为了要打解放的正义战争,不是打剥削的不义战争,所以毛的枪杆子内涵无穷的道德威力,决不是传统帝王家天下的马上暴力,更不是军阀唯我独尊、欺压人民的枪杆子。这是长征体现的最宝贵的精神,也是红军在长征中与敌斗、与天斗、与地斗的无尽精神力量源泉。
  这个长征的致胜秘诀,他的死对头蒋介石不懂,甚至革命先行者孙中山也不能全懂。
  他的能力,来自于他的内外兼修,文武合一;文则能诗能文,还辩才无碍,上能舌战群儒,下能沟通群众;武则统帅千军万马,多多益善。所以,在他的〈雪〉的词里才会说「秦皇汉武,略输文采」,才会说「唐宗宋祖,稍逊风骚」,才会说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他们都是有武而无文,只有他是内外兼修,文武合一。如果果如一些诗人所说的,「风流人物」是指无产阶级而不是毛的夫子自道,又何必列举这五位与无产阶级相对立的帝王?这不是多此一举,节外生枝吗?这是与全词的主旨不符的。
  中共早期的核心,陈独秀、李大钊,以及後来的李立三、瞿秋白、向忠发,周恩来、博古、洛甫,具有这样的旷世才情和能力吗?没有。放眼近现代中国其他政治派系的核心,远的如袁世凯、孙中山,近的如蒋介石,也远远不能望其项背。
  所以,毛用「数古今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以自况,历史证明,他是完全当之无愧的。当然,历史是不断前进的,长征的后人,毛的后人,不可能原地踏步,必须与时俱进。值此长征70周年和毛逝世30周年之际,我们不应当总是在钱呀,利呀,我呀上打转,应当要以毛「数古今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气概,发扬长征一往无前的大无畏民族精神和无私奉献、谋求人民幸福的高尚革命品质,振兴中华,创造一个富强、正义、民主的中华新文明!
  网址:www.sshrgy.com
  湘潭销售处地址:韶山市韶山乡韶北村福星组11号
  服务电话:15898593956
分享到: